您的位置: 首页 >> 新闻中心 >> 工作动态 >> 其他 >> 内容

老房灾害多 新家天地宽

作者:覃嵩松、涂朝文、胡攀学 来源: 县新闻中心 发布日期:2018年07月11日 08:47 浏览次数: 文章字号: [ ]

  “老伴儿,起床吃早餐了,都快9点了!”年近花甲的杨绍军,一边催促着爱人龙运洪,一边忙着清扫新家的卫生,“刚搬过来一个星期,感觉就像在城里一样,我得把家里收拾得干干净净的,住着更加舒服。”

调整大小 裁剪.bmp

  土星寨组乡亲们原来居住的地方

  龙运洪的老家在玉屏侗族自治县田坪镇彰寨村土星寨组,那是一个地质灾害频发的村寨,滑坡、下陷、泥石流……每逢夏秋多雨时节,就会有地质灾害发生。在那里生活了大半辈子的龙运洪,几乎从未睡过安稳觉,“只要是下雨天,每天晚上,我都会从睡梦中惊醒好几次,总是提心吊胆的。”

调整大小 裁剪_2.bmp

  村民搬迁后居住的地方

  龙运洪家原先是一栋老木房,期间,为了躲避地质灾害的袭扰,搬过一次家,从山腰搬到山脚,利用屋后天然的岩石地形当屏障。早年前一个下雨的夜晚,木房吱吱嘎嘎地不停摇晃,躺在床上的子女被惊醒了。

调整大小 裁剪_3.bmp

  土星寨组村民原来居住的地方

  “让你们平时少放些零食在家里,偏不听,现在可好了,惹来了这么多老鼠,窸窸窣窣地抢食来了,上蹿下跳的,搞得大家都睡不好觉。”见状,龙运洪连哄带骗地让孩子们安心睡觉。等到第二天起床,推开房门一看,木房地基下陷两尺多深,砖石结构的偏房,早已坍塌。

调整大小 裁剪_4.bmp

  土星寨组村民走在搬迁路上

  95岁老人姚梅香,是龙运洪的母亲,她回忆,土星寨频发的地质灾害,通常是有迹可循的。几乎每年都会不同程度地发生,5年一次小灾,时隔10年准会有一次大灾。距离现在最近的一次大灾,发生在1995年。

  1995年的夏天,下了差不多一个月的雨。在雨水的诱发下,本就地质灾害频发的土星寨,超过半数的居民房屋垮塌,庄稼遭到毁坏,损失惨重。在雨季初期,玉屏县委、县政府统筹安排,组织调度人力物力财力,紧急转移全组村民,在距离土星寨4里开外的彰寨村委会活动室,就近安置,暂时过渡。

调整大小 裁剪_5.bmp

  村民在整理新家的床铺

  “我们受点惊吓倒是没什么,只是苦了那些党员干部!”姚梅香告诉笔者,在转移过程中,由于道路崎岖泥泞,车辆难行,党员干部索性披上雨衣,背着行动不便的老人和小孩,飞奔向前。老人和小孩趴在干部的背上,背心是凉的,胸口是热的。快到活动室时,干部早已全身湿透,分不清雨水和汗水。那一年,用于购置棉被、洗漱用具和食物,花费三万多;加上每户所获得的一笔临时救助,投入近10万元。

调整大小 裁剪_6.bmp

  村民在新家准备煮饭

  “不是没想过要搬走,只是当时经济条件有限,心有余而力不足呀。”68岁的龙运祥说,没有政策做靠山,解决不了一方水土养不起一方人的问题,乡亲们放心不下手中的一亩三分地,就算灾害频发,也断然是搬不出去的。

调整大小 裁剪_7.bmp

  村民们行走在搬迁后的新家前

  龙运祥的顾虑,正是土星寨村民安土重迁的症结所在。尽管常年饱受地质灾害的困扰,然而,土星寨却有着得天独厚的自然条件。水源充足、土壤肥沃、物产富饶,特别值得一提的,是土星寨自产的稻谷,饭粒表面油光艳丽,食味清淡带甜、绵软略粘、芳香爽口、品质上佳。实行家庭联产承包责任制后,土星寨粮食丰产,成了远近闻名的产粮之地。鉴于此,土星寨村民内心充斥着想搬又搬不出去,以及不想搬的复杂心情。

  2017年,玉屏自治县斥资近800万元,修建新居,对土星寨进行整组移民安置。新居距离土星寨500多米,那里地质条件稳定、自然环境好,水电路讯样样齐备。目前,土星寨组24户村民已全部搬迁入住新居(长期在外务工的村民除外),圆了安居梦。

调整大小 裁剪_8.bmp

  村民们正在搬迁后的新家前聊天

  土星寨整组移民安置工程,是在尊重群众搬迁意愿的基础上,经过前期的科学统筹,中期的勘察选址,以及后期的论证考量,历时10多个月的时间,形成最终的整体方案。玉屏自治县副县长向谋红介绍,有别于易地扶贫搬迁,移民安置工程主要是以保障安全性为首要职能,兼顾一方水土养育一方人。

 

本篇文章共有1页 当前为第1

【推荐】【打印】【定制】【收藏此页】 【网站纠错】

责编:张扬

录入:张扬

上一篇 没有了
下一篇 没有了

相关信息


玉屏县人民政府微信平台

扫一下

让您更了解“玉屏”

关闭
贵州手机信访二维码下载

贵州手机

信访二维码

关闭